人事代理 人才派遣 培训与测评 公共服务 政策法规 创业天地 学历认证 委托招聘 就业指南  
 

热门职位搜索: angelina  1  工程师  黄河水电新  青藏铁路公  销售  电气  百万吨盐湖  青海盐湖工  出纳,库管  青海农业银  大通 

新生代员工让老板很抓狂?是员工闪得快还是管理跑得慢?

       中小企业主:80后、90后员工吃不得苦,动不动就跳槽 新生代员工:“挣多少钱,就干多少活。”我们有错吗?
是员工“闪得快”,还是管理“跑得慢”?
  “自从80后、90后成为员工主体后,当老板的太累了!”近期,在部分中小企业负责人座谈会、培训班上,记者发现,老板们经常一碰头就互诉苦水,抱怨职场新生代“说不得、骂不得,不开心就撂挑子不干了,真不知道该怎么管!”
  2012年“90后入职元年”开启以来,80后、90后日益成为劳动力市场上的主力军。这些职场“新新人类”因成长背景、思维方式、行事作风与“前辈”们存在很大差异,给管理者出了一道道难题。而80后、90后则认为自己也有苦衷和追求。专家指出:新生代员工到底是不是有“问题”,劳资双方都应好好反思,各自调整,共同打造职场健康生态。
  新生代员工让老板“很抓狂”
  提起80后、90后员工,几乎每个老板都能罗列出一堆毛病:自我、叛逆、不懂礼貌、吃不得苦,受不了批评,动不动就跳槽……
  做服装生意的付老板说:“10多年前招聘的员工,有一份工作就会很珍惜,踏踏实实努力打拼。如果被提拔当个店长,会感觉是很大的荣誉和激励。而现在的职场新生代,宁可每月少挣2000元钱,早点回家打游戏看电影,也不愿加班提店长。”
  “没有担当,怕失败,还不让说,工作都得哄着来,经常一言不合,拂袖而去。”长春一家办公设备制造厂老板则说,他们最不愿意招1985年以后出生的员工,管起来让人“一个头,两个大”,部分80后提出辞职,尚会等到有人来接替岗位时再走人,而85后常常拔腿就走,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。
  “目的性极强,面试第一句话就问每月开多少钱,却又眼高手低,吃不了苦,抗压能力差,有的没等培训期结束就不辞而别。已经入职的,也可能因为‘不开心’而随时辞职。”一家网络公司人力资源专员告诉记者,由于新生代员工成了“快闪族”,他们成天忙得不可开交。“招人、面试、办离职手续,再招人、再面试”,一天得打100个面试邀约电话,至少面试20个求职者。
  “最难的是我们这些加工制造企业,流水线作业,不仅辛苦乏味,环境也不好。还有重体力劳动和接触有毒物质的岗位,尤其不受年轻人待见。招人难,留人更难。” 某汽车零部件加工企业的老板说。职场新生代经济压力不大,更注重生活享受,喜欢自由,不受约束,遇到环境好、挣钱多的工作机会,毫不犹豫就跳槽。
  智联招聘的一项职场调研显示:八成80后有过跳槽经历,其中跳槽3次以上的占45.7%;而90后跳槽5次以上的达到11.6%。
  一面为80后、90后的不好管理而抓狂,一面因为招工难又不得不委曲求全。老板们显得很无奈:“高离职率增加了企业成本,可有活总得找人干!”

职场新生代感觉挺委屈
  “都说80后、90后身上毛病一大堆,但我们觉得挺冤枉。”90后的妍妍说:“老板认为我们不愿吃苦,这山望着那山高,没定性,但‘挣多少钱就干多少活’有错吗?难道一辈子死守一个岗位,不管薪水多少拼命加班,甘心被压榨,才是好员工?”
  “我们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平衡和幸福。”在某药品公司干了一个月就打算辞职的小吴说:“在这儿每天就是背药品资料,没人问、没人管,至少3个月后才能下市场,半年后才能出业绩,底薪1000多元真是挺不下去了。还有,入职培训时,培训师一直忽悠老板为人如何仗义,团队氛围如何融洽,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。”
  90后业务员小李,入职不到一周就辞职了,原因是全体业务员在会上受到了销售总监的责骂,提及此,他很不高兴:“我爸都没这么骂过我,他凭什么,我才不受这个气!”
  “谁都不愿动不动就跳槽,找工作是件挺闹心的事。如果现在的工作薪酬合理,有发展空间,我也愿意继续干下去。”某公司80后文员海燕说,她在该公司已工作了两年,但薪水一直停留在2000多元,而且看不到晋升机会。
  “并不能一棒子打翻一船人。”长春一家网络公司的80后小张说:“即使新生代员工身上有通病,但哪个年龄段的员工没问题?比如60后、70后,往往思想保守、接受能力差、创新精神不足。而80后、90后学习能力强,思想更开放,很多人多才多艺,我们也并非没理想、没上进心,关键是要看公司的管理,激励措施是否到位。”
  智联招聘的调查显示:吸引80后、90后员工的因素,首先是成长空间,其次是薪酬待遇。此外,80后、90后员工更希望自己的上司是职场导师和工作伙伴,能够对自己的工作予以指导和帮助,并能在工作关系中平等以待,受到领导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中工网——《工人日报》